托克拉克:航拍赣江南昌段水位突破警戒线!

文章来源:走秀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8日 01:25  阅读:4109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站在楼下菊花脑花丛中,轻轻 的闭上眼睛,感觉自己变成一位穿着黄色裙子的花仙子,在花丛中飞舞。一阵秋风刮过,菊花脑的花香随风飘过,顿时,让我清醒过来。我用手去触摸花瓣,软软的,舒服极了。当我弯下腰,仿佛听见他们在窃窃私语,诉说他们的故事。

托克拉克

时光易老,它每时每刻都在流逝,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,还是会随着时间的冲刷,渐渐忽略了,淡忘了。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,可能在见到它的那瞬间,忽略已久的记忆就会在你脑海中浮现。

小时候的我,每次都害怕黑夜的降临,因为此时黑夜让我感到害怕,无助,也时常被自己想象出来的鬼怪吓住。

我目送他的身影,叹了口气,纳闷道:爸妈怎么还没回来?他们到哪儿去了呢?一个人置身在黑暗当中,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,喉咙干干的,压抑得很,我快步走到电话机旁,熟练地拨通了号码,不一会儿,话筒里传来了嘟——嘟——的盲音,等了很久,那单调的声音还在我耳旁回响……我用力地摔上电话,静静地屹立在黑暗中,乳白色的灯光好像变暗了,黑暗张牙舞爪,仿佛要把光明也吞没……我突然觉得好害怕、好害怕……心被恐惧牢牢地扣住。这个世界太静了,太静了,仿佛只有我一个人。脸上已经被两颗纯净冰凉的眼泪打湿了,我再也忍不住了,再也不想忍了,倒在沙发上痛快地大哭,泪珠一颗颗飞溅出来,抱枕浸湿了一大片。




(责任编辑:丹小凝)

相关专题